• <tbody id="iz2g2"></tbody>
    <s id="iz2g2"><acronym id="iz2g2"></acronym></s>

    <em id="iz2g2"></em>
    <button id="iz2g2"></button>
  • <rp id="iz2g2"><object id="iz2g2"><u id="iz2g2"></u></object></rp>
    <em id="iz2g2"></em>
  • <rp id="iz2g2"><object id="iz2g2"><input id="iz2g2"></input></object></rp>

      1. <em id="iz2g2"><tr id="iz2g2"></tr></em>

        北大紅樓·舊物 | 一紙聘任書背后,改革中孕育新文化

        時間:2021-08-20 01:10:05 來源:新京報點擊:

        導讀:本文是由匿名網友投稿,經過編輯發布關于"北大紅樓·舊物 | 一紙聘任書背后,改革中孕育新文化"的內容介紹。

        心懷教育救國理念的蔡元培從法國歸來,接下北洋政府的北大校長聘任書。陳腐的舊北大在其“兼容并包”的辦校理念下,迅速革新,煥發研究學問之風尚,招徠一批肩扛文化革命大旗的斗士,開創我國現代大學男女同校先河。

        “官僚養成所”開始研究高深學問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接下黎元洪一紙聘任書,蔡元培成為北大校長,內心卻并不輕松。


        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學校長的任命狀。記者 浦峰 攝

        那時的北大流弊叢生,大多數學生都是京官及外官候選,只想混張文憑作為升官發財的敲門磚,課外大多進行的是吃喝嫖賭等不正當消遣。想要將這所軍閥盤踞下的衙門式舊學堂改造為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大學絕非易事,校長反而成了“高危職業”。

        但蔡元培認為,振興中國的根本出路在于“由日新又新之思想,普及于人”“北京大學雖聲名狼藉,然改良之策,亦未嘗不可一試。”

        1917年1月9日,蔡元培在就職演講中痛批校園里彌漫著做官發財思想,并宣示了他的改革目標:要把這個“官僚養成所”改造成一所“研究高深學問”的機關。

        首先從自己做起。蔡元培一直想把北大改造成一個師生、員工一律平等、團結友愛、融洽互助的大家庭

        一改歷任校長高高在上的官老爺作風,平等對待師生員工,進出校門下車向校役脫帽、鞠躬;發起成立“進德會”,他作為普通一員入會; 廢止學生對校長的“呈文”陋規,把學生的各種建議送登《北京大學日刊》,則擇其可行的督促職員實行。同時嚴肅校規校紀,清退許多心不在焉、品學不端的學生。但清退也并非置之不理,蔡元培多次約一被退學者到辦公室諄諄勸導。最終,這個被人視為桀驁不馴的學生,卻也成為力求上進的青年。

        其次更新教師隊伍,不論年齡、資歷、政治立場,展其所長,一視同仁,絕不歧視。

        三顧茅廬之下,“青年導師”陳獨秀帶著《新青年》雜志來京,出任北大文科學長。隨即,蔡元培又聘任胡適、劉半農、周作人等為教授,與原在北大的錢玄同、沈尹默等一起致力于文科的改革。他們絕大多數都在30歲左右,其中,胡適、劉半農年僅26歲。

        1917年2月,陳獨秀已就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新青年》自第3卷第1號開始在北京編輯。記者 浦峰 攝

        此外,雖留續長辮、效忠清室,但辜鴻銘精通英、法、德及希臘文,仍延聘請他講授《英詩》;劉師培為袁世凱稱帝效力,但國學造詣極深,故仍聘他講授《中國中古文學史》;24歲的梁漱溟僅是中學畢業,但自修哲學寫作《窮元決疑論》一文,被認為是一家之言,即聘為北大講師。

        校制改革隨之而來。調整學科:“擴張”文理二科,“截止”工科,“獨立”法科,“歸并”商科。推行教授治校,由教授決定教學方法、教科書選擇、學科廢立、圖書設備添置等。

        此后在國內最早成立大學研究所,同一階段,提出廢除年級制、采用選科制。

        短短的兩三年的時間,一系列改革之下的北大脫胎換骨,大師云集,各種新學說、新思潮噴薄而出爭奇斗艷。不唯書不唯上,不迷信權威,敢于質疑批判;精神獨立,思想自由,勇于求異創新。可以說,在精神上和思想上為五四運動的發源做了充分的準備。

        新舊文化必有一戰

        此時的北大校內,最根本的矛盾,是舊派與新派的矛盾。

        舊派是像辜鴻銘、劉師培、黃侃等堅守中國傳統文化立場的人物;而新派,則主要是指以陳獨秀、胡適等為中心的具有留學背景且主張立新的新派人物。

        借得北大寶地,陳獨秀與胡適之也因蔡元培的一紙聘任書迅速合流,新文化運動的“三駕馬車”終于成型:留日之陳獨秀、留歐之蔡元培、留美的胡適之,在中國文化的核心場域發起一場轟轟烈烈的“啟蒙運動”。

        語言是最核心的問題。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將矛盾推到極致,要求以白話文徹底取代文言文,并以文學作為白話文的主要載體和場域,“從思想內容和藝術形式上徹底取代舊文學,創造中國嶄新的白話文學,即要對舊文學發動一場徹底的革命”。1917年1月《新青年》一發出,這個只有26歲的青年一下子名滿天下。隨后,陳獨秀的《文學革命論》橫空出世,認為只有通過文學革命的方式才能實現文學形式的徹底變化。

        “文學革命”得到了年輕學子注目,但這場革命仍然處于“不特沒有來贊同,并且也還沒有人來反對”的尷尬境地。

        更激進的錢玄同,將守舊文人稱作“選學妖孽、桐城謬種”,卻無人理會。于是錢玄同與劉半農商議上演一出“雙簧信”。以譯界泰斗、桐城派擁躉林紓做靶子,在“王敬軒”的來書和劉半農的答書中,大段關于林紓的譯文,算作公開挑釁。性格剛烈的林紓受不得這種公開的嘲笑與諷刺,于是還擊,從《荊生》《妖夢》到《致蔡鶴卿太史書》,才讓“新舊論爭”不是左右互搏地自說自話,而真正成型并引起了公眾的注意。

        林紓極力反對北大改革、反對新文化運動,公開發表《致蔡鶴卿太史書》,指責北大“覆孔孟,鏟倫常”,蔡元培“憑位分勢力而施趨怪走奇之教育”。

        蔡元培看到后,當天立即撰文。擺事實講道理,有據有理有節,一一反駁,并鄭重宣告:對于學說,仿世界各大學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并包主義……無論為何種學派,茍其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尚不達自然淘汰之運命者,雖彼此相反,而悉聽其自由發展。面對蔡元培義正詞嚴的答辯,6天后林紓《再答蔡鶴卿書》中說,所求尊重孔子、不悖倫常、不摒棄古文等要求均得到合意的答復,“心遂欲,暢遂無言。”


        蔡元培“兼容并包”手稿。記者 浦峰 攝

        北大紅樓首開女禁

        雖已是民國,男尊女卑的陋俗依然根深蒂固,“女子無才便是德”更是金科玉律。已經開設的女子學校授課程度也并不很高,遠非現代大學的教育模式,開設好課的國立大學還是清一色男學生的天下。

        1920年2月,一項史無前例的改革措施又在北大紅樓踐行——大學開女禁。如今,還能看到北大首先招收的3名女學生王蘭、奚湞、查曉園的合影。

        蔡元培在北京青年會作《貧民院與貧兒教育關系》的講演時,主張仿效歐美男女同校共讀:“外國的小學與大學,沒有不是男女同校的,美國的中學也是大多數男女同校。我們現在國民小學外,還沒有這種組織……我們還能嚴守從前男女的界限,逆這世界大潮流么?”

        1920年2月,北京大學首開女禁,招收王蘭、奚湞、查曉園3人入校旁聽,開公立大學男女同校的先河。記者 浦峰 攝

        受到講演內容的鼓舞,社會上年輕知識女性紛紛來信,請求北大開放女禁。蔡元培完全贊同在北大實行男女同校,但仍然有來自社會和政府的壓力。

        中國現代著名歷史學家、1920年畢業于北大的顧頡剛回憶,當時有女生要求進入北大讀書,這使得校中辦事人為難了,究竟答應不答應呢?蔡先生說,章程上并沒有說只收男生不收女生的話,我們把她們收進來就是了。

        1920年2月,由于弟弟王昆侖在北大讀書,王蘭便首先通過弟弟向學校申請入學。蔡元培問王昆侖:“她敢來嗎?”“她敢。”“可以讓她來試試。”這樣,王蘭就成了北京大學第一個女生,開男女同校的新風尚。但由于過了招生時間,王蘭先在一年級旁聽。隨后奚湞、查曉園兩名女生進入北京大學成為旁聽生,至3月中又增加了6位女生。秋季招考時,蔡元培決定正式招收女生,以上9名女生都被錄取。

        隨后,上海、南京、廣州、天津等地相繼仿效,女生也有機會在各地大學讀書學習。

        心懷教育救國理念的蔡元培從法國歸來,接下北洋政府的北大校長聘任書。陳腐的舊北大在其“兼容并包”的辦校理念下,迅速革新,煥發研究學問之風尚,招徠一批肩扛文化革命大旗的斗士,開創我國現代大學男女同校先河。

        “官僚養成所”開始研究高深學問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接下黎元洪一紙聘任書,蔡元培成為北大校長,內心卻并不輕松。


        蔡元培出任北京大學校長的任命狀。記者 浦峰 攝

        那時的北大流弊叢生,大多數學生都是京官及外官候選,只想混張文憑作為升官發財的敲門磚,課外大多進行的是吃喝嫖賭等不正當消遣。想要將這所軍閥盤踞下的衙門式舊學堂改造為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大學絕非易事,校長反而成了“高危職業”。

        但蔡元培認為,振興中國的根本出路在于“由日新又新之思想,普及于人”“北京大學雖聲名狼藉,然改良之策,亦未嘗不可一試。”

        1917年1月9日,蔡元培在就職演講中痛批校園里彌漫著做官發財思想,并宣示了他的改革目標:要把這個“官僚養成所”改造成一所“研究高深學問”的機關。

        首先從自己做起。蔡元培一直想把北大改造成一個師生、員工一律平等、團結友愛、融洽互助的大家庭

        一改歷任校長高高在上的官老爺作風,平等對待師生員工,進出校門下車向校役脫帽、鞠躬;發起成立“進德會”,他作為普通一員入會; 廢止學生對校長的“呈文”陋規,把學生的各種建議送登《北京大學日刊》,則擇其可行的督促職員實行。同時嚴肅校規校紀,清退許多心不在焉、品學不端的學生。但清退也并非置之不理,蔡元培多次約一被退學者到辦公室諄諄勸導。最終,這個被人視為桀驁不馴的學生,卻也成為力求上進的青年。

        其次更新教師隊伍,不論年齡、資歷、政治立場,展其所長,一視同仁,絕不歧視。

        三顧茅廬之下,“青年導師”陳獨秀帶著《新青年》雜志來京,出任北大文科學長。隨即,蔡元培又聘任胡適、劉半農、周作人等為教授,與原在北大的錢玄同、沈尹默等一起致力于文科的改革。他們絕大多數都在30歲左右,其中,胡適、劉半農年僅26歲。

        1917年2月,陳獨秀已就任北京大學文科學長,《新青年》自第3卷第1號開始在北京編輯。記者 浦峰 攝

        此外,雖留續長辮、效忠清室,但辜鴻銘精通英、法、德及希臘文,仍延聘請他講授《英詩》;劉師培為袁世凱稱帝效力,但國學造詣極深,故仍聘他講授《中國中古文學史》;24歲的梁漱溟僅是中學畢業,但自修哲學寫作《窮元決疑論》一文,被認為是一家之言,即聘為北大講師。

        校制改革隨之而來。調整學科:“擴張”文理二科,“截止”工科,“獨立”法科,“歸并”商科。推行教授治校,由教授決定教學方法、教科書選擇、學科廢立、圖書設備添置等。

        此后在國內最早成立大學研究所,同一階段,提出廢除年級制、采用選科制。

        短短的兩三年的時間,一系列改革之下的北大脫胎換骨,大師云集,各種新學說、新思潮噴薄而出爭奇斗艷。不唯書不唯上,不迷信權威,敢于質疑批判;精神獨立,思想自由,勇于求異創新。可以說,在精神上和思想上為五四運動的發源做了充分的準備。

        新舊文化必有一戰

        此時的北大校內,最根本的矛盾,是舊派與新派的矛盾。

        舊派是像辜鴻銘、劉師培、黃侃等堅守中國傳統文化立場的人物;而新派,則主要是指以陳獨秀、胡適等為中心的具有留學背景且主張立新的新派人物。

        借得北大寶地,陳獨秀與胡適之也因蔡元培的一紙聘任書迅速合流,新文化運動的“三駕馬車”終于成型:留日之陳獨秀、留歐之蔡元培、留美的胡適之,在中國文化的核心場域發起一場轟轟烈烈的“啟蒙運動”。

        語言是最核心的問題。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將矛盾推到極致,要求以白話文徹底取代文言文,并以文學作為白話文的主要載體和場域,“從思想內容和藝術形式上徹底取代舊文學,創造中國嶄新的白話文學,即要對舊文學發動一場徹底的革命”。1917年1月《新青年》一發出,這個只有26歲的青年一下子名滿天下。隨后,陳獨秀的《文學革命論》橫空出世,認為只有通過文學革命的方式才能實現文學形式的徹底變化。

        “文學革命”得到了年輕學子注目,但這場革命仍然處于“不特沒有來贊同,并且也還沒有人來反對”的尷尬境地。

        更激進的錢玄同,將守舊文人稱作“選學妖孽、桐城謬種”,卻無人理會。于是錢玄同與劉半農商議上演一出“雙簧信”。以譯界泰斗、桐城派擁躉林紓做靶子,在“王敬軒”的來書和劉半農的答書中,大段關于林紓的譯文,算作公開挑釁。性格剛烈的林紓受不得這種公開的嘲笑與諷刺,于是還擊,從《荊生》《妖夢》到《致蔡鶴卿太史書》,才讓“新舊論爭”不是左右互搏地自說自話,而真正成型并引起了公眾的注意。

        林紓極力反對北大改革、反對新文化運動,公開發表《致蔡鶴卿太史書》,指責北大“覆孔孟,鏟倫常”,蔡元培“憑位分勢力而施趨怪走奇之教育”。

        蔡元培看到后,當天立即撰文。擺事實講道理,有據有理有節,一一反駁,并鄭重宣告:對于學說,仿世界各大學通例,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并包主義……無論為何種學派,茍其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尚不達自然淘汰之運命者,雖彼此相反,而悉聽其自由發展。面對蔡元培義正詞嚴的答辯,6天后林紓《再答蔡鶴卿書》中說,所求尊重孔子、不悖倫常、不摒棄古文等要求均得到合意的答復,“心遂欲,暢遂無言。”


        蔡元培“兼容并包”手稿。記者 浦峰 攝

        北大紅樓首開女禁

        雖已是民國,男尊女卑的陋俗依然根深蒂固,“女子無才便是德”更是金科玉律。已經開設的女子學校授課程度也并不很高,遠非現代大學的教育模式,開設好課的國立大學還是清一色男學生的天下。

        1920年2月,一項史無前例的改革措施又在北大紅樓踐行——大學開女禁。如今,還能看到北大首先招收的3名女學生王蘭、奚湞、查曉園的合影。

        蔡元培在北京青年會作《貧民院與貧兒教育關系》的講演時,主張仿效歐美男女同校共讀:“外國的小學與大學,沒有不是男女同校的,美國的中學也是大多數男女同校。我們現在國民小學外,還沒有這種組織……我們還能嚴守從前男女的界限,逆這世界大潮流么?”

        1920年2月,北京大學首開女禁,招收王蘭、奚湞、查曉園3人入校旁聽,開公立大學男女同校的先河。記者 浦峰 攝

        受到講演內容的鼓舞,社會上年輕知識女性紛紛來信,請求北大開放女禁。蔡元培完全贊同在北大實行男女同校,但仍然有來自社會和政府的壓力。

        中國現代著名歷史學家、1920年畢業于北大的顧頡剛回憶,當時有女生要求進入北大讀書,這使得校中辦事人為難了,究竟答應不答應呢?蔡先生說,章程上并沒有說只收男生不收女生的話,我們把她們收進來就是了。

        1920年2月,由于弟弟王昆侖在北大讀書,王蘭便首先通過弟弟向學校申請入學。蔡元培問王昆侖:“她敢來嗎?”“她敢。”“可以讓她來試試。”這樣,王蘭就成了北京大學第一個女生,開男女同校的新風尚。但由于過了招生時間,王蘭先在一年級旁聽。隨后奚湞、查曉園兩名女生進入北京大學成為旁聽生,至3月中又增加了6位女生。秋季招考時,蔡元培決定正式招收女生,以上9名女生都被錄取。

        隨后,上海、南京、廣州、天津等地相繼仿效,女生也有機會在各地大學讀書學習。

        本文網址:https://hyyan.com/gongzhikao/1903.html

        聲明:本站原創/投稿文章所有權歸都市健康網所有,轉載務必注明來源;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都市健康網立場;如有侵權、違規,可直接反饋本站,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

        聯系我們

        帶站出售 :站點出售

        聯系QQ :2689470421

        郵箱 :2689470421@qq.com

        欧美熟乱第1页